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提速 基建投资反弹力度有限


2018-09-29 09:53:31 志金钢铁网 用手机浏览>>
在基建投资仍然较疲弱的背景下,日前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的发行量出现提速迹象:就在9月20日,广东省通过财政部上海证券交易所政府债券发...
在基建投资仍然较疲弱的背景下,日前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的发行量出现提速迹象:就在9月20日,广东省通过财政部上海证券交易所政府债券发行系统公开招标发行70.4229亿元地方政府债券。至此,今年上交所地方债累计发行规模已达15300亿元。此前一天,云南省已发行154.5亿元地方政府债券。
据国金证券统计显示,新增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量基本完成全年任务。截至9月23日,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量达到1.28万亿元,离1.35万亿元的全年任务,只差700亿元。也就是说,从发行进度来看,超额完成了《关于做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工作的意见》提出的9月底完成1.08万亿元的任务。
受访业界专家表示,基建投资仍然是这一轮托底经济的主要抓手。随着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提速,年内基建投资增速有望企稳回升,但回升力度仍有待观察。并且,短期来看,城投债的信用风险无需过度担忧。目前地方政府和融资平台将到期城投债的偿还放在重要位置,这也是基建稳投资的前提之一。
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提速
有迹象显示,8月份以来,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发行进度明显加快。来自Wind数据显示,8月份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额4448亿元;9月份截至23日,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额6728亿元;而2018年的前7个月,该数字仅为1214亿元。
另据兴业证券统计,8月份以来,计划发行金额(已剔除置换部分)合计达 3823.48亿元,其中居前的省份包括江苏省、广东省、山东省、浙江省、广西壮族自治区;专项债投向的领域主要是土地储备,其次是城市建设。
这也获得政策的支持: 9月1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聚焦补短板扩大有效投资,引导金融机构支持补短板项目建设,督促地方加快今年1.35万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和使用进度,以支持在建基础设施项目。
同理,近期为进一步完善地方政府债券发行机制,保障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工作顺利开展,财政部已经连续印发三部文件支持地方债加快发行,这包括财库〔2018〕68号《地方政府债券公开承销发行业务规程》、财库〔2018〕72号文《关于做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工作的意见》以及财库〔2018〕74号文《地方政府债券弹性招标发行业务规程》。
随着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提速,或将有助解决基建投资的资金来源。因为一般来说,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是基建投资的重要资金来源渠道。
国金证券宏观分析师段小乐:“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进度的加快,确实能够部分改善基建投资的资金来源问题。随着非标融资的收缩,地方政府专项债券逐渐成为基建投资的重要资金来源渠道。”
因而在他看来,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发行速度加快,能够部分缓解基建投资资金来源紧张的问题。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也对记者分析说:“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可以用于基建投资。三季度发行加速,对四季度基建投资形成了一定支撑。”但是他同时指出,“由于是债务性资金,不能用于项目资本金,只能是资本金筹集完成后的一种资金补充,我认为只会缓解而非完全解决基建资金紧张的问题。”
助力基建投资回升力度或有待观察
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发行提速将有助提振基建投资,但受访专家认为,后续回升的力度仍然有待观察。
段小乐表示,年内,基建投资增速有望企稳回升,但回升力度仍有待观察。据他解释,今年,1〜8月基建投资累计同比为0.7%,远低于去年同期的16%,对整体投资形成拖累。但随着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的加快,资金面对基建投资的掣肘,有望阶段性缓解,从而带动基建投资企稳回升。从资金结构来看,非标融资依然在收缩,但是幅度已经开始明显放缓;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速度和数量均有明显改善。
不过,他同时指出,财政支出、银行贷款、城投债这三项还没有明显改善。首先,财政支出方面,8月财政支出当月同比下滑速度放缓,然而,依然在下降,表明财政支出并未明显加速。其次,银行贷款方面,受到23号文和最新的27号文影响,银行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依然是偏谨慎的,银行贷款对基建的支持力度依然偏弱。再次,城投债方面,截至9月23日,城投债净融资额为2618亿元,比去年同期低1280亿元。9月城投债净融资额为-355亿元,城投债融资并未发现明显改善的迹象。
由此段小乐认为,财政支出、银行贷款、城投债三者依然对基建投资资金来源形成掣肘,也就制约了基建投资回升的力度。因此,基建投资回升力度仍有待观察。
还有受访专家认为基建投资增速反弹空间或有限。李奇霖就指出,7月以来,宽信用格局逐步确立,基建项目审批也在加快,全口径基建增速底部可能已经在8月出现。但是地方债务监管并没有放松,23号文也对金融机构资产端严格管控,因此基建投资增速反弹空间有限。
下半年基建投资哪些方向?对此,兴业证券建筑工程行业首席分析师孟杰认为,下半年基建投资主要方向以中央投资为主的铁路、水利领域以及专项债投向的轨道交通和收费公路领域,本轮大规模刺激的可能性较小。
此前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基建投资,那么当前基建投资在稳增长中又扮演什么角色?
段小乐说,基建投资当前在经济“稳增长”当中,更多可能起到“托而不举”的作用。
“基建投资由于其政策传导效用较强,见效较快,往往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时,通过政策支持,起到lsquo;稳增长rsquo;的作用。”段小乐表示,但由于基建投资的周期长、收益低,可能带来负债久期不匹配、资本效率下降以及产能过剩等问题,进而带来地方政府债务率上升、隐形负债总额较大、地方融资平台管理不规范等隐患。所以,当前在经济再度面临较大下行压力时,继续使用基建刺激来“稳增长”变得更加谨慎,面临的约束也更多。从这个方面看,当前的基建投资可能更多是温和刺激的、结构性的,更多起到减缓经济下行压力、稳定经济增长预期的作用。
“基建投资仍然是这一轮托底经济的主要抓手。”李奇霖也告诉记者。
但他同时强调,与以往不同的是,固定资产投资三大项中,地产投资韧性超预期,预计全年增速在9%左右,制造业投资由于民间投资的带动也很强劲。因此,决策层对于基建投资增速放缓的容忍度,要高于以往。
短期城投债信用风险或无需担忧
近年来,“化解地方债风险”成为业界热议的话题。根据财政部披露的信息,截止到2017年末,我国政府债务余额为29.95万亿元,其中中央财政国债余额13.48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47万亿元。
近月,银保监会下发的《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商业银行承销地方政府债券有关事项的通知》指出,新预算法实施后,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兑付方式由财政部代为还本付息变为省级政府自发自还。也就是说,在业界看来,中央财政替地方债务兜底的合规解释画上句号。
但地方债风险,尤其是城投债频频遭遇信用危机引发市场的担忧。
不过,李奇霖认为,短期来看,城投债的信用风险无需过度担忧。目前地方政府和融资平台将到期城投债的偿还放在重要位置,这也是基建稳投资的前提之一。而在中长期,投资者需要以产业债的思维来看城投,市场化转型是城投的大方向。
如何化解地方债风险?段小乐认为,整体地方政府的债务仍处于一个可控的范围之内,解决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应该是一个长期的系统工程。
他提出了四个方面的建议:首先,从本质上讲,需要解决中央与地方的财权与事权的匹配问题。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只有财权和事权能够协调了,才具备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其次,需要改变地方的政绩观,把从量的追求转移到质的追求上来。第三,要打破刚性兑付预期,纠正当前的信用错配体系,通过市场化的方式,让证券的定价真正体现信用风险。第四,规范地方政府的融资行为,尤其是需要控制隐形负债的进一步上升,因为这会增加管理的难度,并增加系统性风险。
李奇霖则表示,要化解地方债风险,一是要开正门,提高地方政府债券的额度;二是加强隐性债务的管控,加大违规的处罚力度;三是适度放松地方政府的稳增长压力,在源头上遏制地方政府的融资需求。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山东明确支持青岛建设国家中心城市,九大规划出炉
下一篇:头条|重大信号! 基建发力补短板,这些领域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