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钢1月汽车板订单28万吨 5月降至12万吨


2017-05-27 08:33:23 志金钢铁网 用手机浏览>>
《中国制造业:景气2017》系列报道之高端访谈丁毅表达了对钢铁行业的一些担忧。价格的涨跌幅度太大,对我们的生产和销售会有一些不利影响,...

《中国制造业:景气2017》系列报道之高端访谈

丁毅表达了对钢铁行业的一些担忧。“价格的涨跌幅度太大,对我们的生产和销售会有一些不利影响,”他说,“同时,目前整个行业的库存情况还是比较大的,不过从全年来看,我还是抱有乐观的态度。”

2017年,中国的钢铁企业在经历两年的困难期后全面复苏,今年一季度各大钢铁企业表现均十分亮眼。

其中,马钢股份显得更为突出,利润排名从2015年中国上市钢企的第21位,攀升到2016年的第4位,再到今年一季度以同比大幅扭亏为盈9.01亿元的成绩,位列中国上市钢企利润榜前三。

对于这样的成绩,马钢股份董事长丁毅看得相当淡然。在他看来,2017年一季度算是自2009年以来的最好的开局,延续了2016年下半年以来上升的势头。“总体来讲,公司的运营是健康的,我们的数据也支撑我的看法,整体表现非常稳健。”他说。

同时,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性产业之一,钢铁的景气程度受到宏观经济发展程度的直接影响,2017年一季度6.9%的GDP增速,普遍好于此前各界的预期,这一“开门红”的成绩也给了钢铁行业强劲的动力。

不过,他也表达了对钢铁行业的一些担忧。“价格的涨跌幅度太大,对我们的生产和销售会有一些不利影响,”他说,“同时,目前整个行业的库存情况还是比较大的,不过从全年来看,我还是抱有乐观的态度。”

多因素影响钢市走向

“从全年情况来看,回到2015年那样的情况可能性不大,”丁毅告诉记者,“今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大家都希望有一个稳定的经济形势,其实一季度也说明了这样的情况。”

而今年年初,五部委联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落实有保有压政策促进钢材市场平衡运行的通知》,明确要求严厉打击违法生产和销售“地条钢”行为,2017年6月底前依法全面取缔生产建筑用钢的工频炉、中频炉产能。

对于钢铁市场而言,这样的“铁腕”政策影响颇深。

“这样的清理力度对我们企业而言是非常大的利好消息,”丁毅告诉记者,“因为过去lsquo;地条钢rsquo;基本都是用废钢炼制,在打击lsquo;地条钢rsquo;后废钢的价格就出现下降,有助于弥补我们铁水的不足;其次废钢能耗比较低,节约了很多成本。”

同时,长期以来钢铁工业由于高能耗和高污染备受社会关注,今年4月份以来由国家环保部牵头组织的各类巡查也在密集进行。

而对于马钢来说,高强度的巡查并不会影响钢铁的生产。“我们从几年前开始做环保的工作,吨钢的环保投入达到150元,取得了一定成绩,”丁毅说, “我们所有炉子环保要求都是达标的,巡查不会影响我们的正常生产。”

记者在跟随参观位于马鞍山的工厂时,也用空气测量设备对钢厂的PM2.5指数等进行了测量,生产核心区域的相关数据仅为37,明显低于在马鞍山市内测量的数据。

据马钢股份负责生产的人员介绍,在钢价上扬的时期,全国粗钢的产量也在不断放量,一季度最高产量为日产钢230万吨,而到了4月份上旬这一数据上升至232万吨。

而随着产量上升,库存也“水涨船高”。丁毅坦乘目前马钢的库存水平比较高。“以汽车板为例,因为需求端不是很均衡,我们需要备一定量的货进行应对,”他说,“为了应对后续需求的上升,现在进行库存准备是正常的。”

不过,作为国内最重要的汽车板供应商之一,马钢不仅面临着来自于其他钢厂的竞争,也面临着今年一季度汽车板需求下降的趋势,相关板材的销售量也出现了下降。

“2017年元月,我们汽车板的订单量是28万吨,之后逐步下降,到5月份就下降至12万吨。”丁毅说。

不过他也告诉记者,保持轻资产低库存运行,同时进行柔性生产是马钢对于自身的要求,“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进行备货是正常的,我们目前整体库存在60万吨左右,资金占用也比去年四季度多了10个亿。”他说。

瞄准高端做强品牌

除了对库存和市场的管理和研判以外,2017年一季度的扭亏为盈也在公告中被马钢股份管理层归结为“产品结构的调整”。

不过,丁毅告诉记者,产品结构的调整实际上是近年来马钢一直在强调的重点工作。“在我们的生产中,板材占有70%,接近1000万吨,其中汽车板材突破了200万吨。”

“钢铁制造业的最高境界就是搞汽车,我们在汽车板上的竞争优势也来自于我们的品牌,”他说,“对标宝钢,我们今年在板材方面与宝钢的差价要缩小150到200元,提升我们的品牌价值。”

他也向记者表示,除了汽车板外,马钢传统强项的家电板也达到了318万吨,而从2011年投产以来一直在亏损的特钢,在去年也出现了扭亏为盈,贡献了5000万元的利润。

“以P91为例,在马钢进入这块市场以前,国内市场一直主要依靠进口,价格大概在20万元一吨,”他说,“但自从我们拿下之后,现在价格已大幅下降。”

他也向记者表示,现在企业的竞争很大程度上也是品牌的竞争,“以长材为例,我们要比竞争对手贵150-200元/吨;弹性车轮、低噪音车轮要比竞争对手高六七百块钱,这些都是品牌带来的增值。”

同时,作为国内首批获得CRCC资质动车组车轮批量供货的企业之一,目前高速车轮方面的生产进行顺利,“实际上是我们从验证试验阶段实质性地走到了商业化批量供应阶段。”丁毅告诉记者。

而在2017年,作为省属国企的马钢同样要进行进一步的深化改革、做强品牌。丁毅向记者介绍,国有企业改革现在已不再停留在口号上,已经成为了国有企业重要的考核标准。

“现在的目标是,将马钢集团整体作为一个投资运营集团,马钢股份就要打造成一个独具特色的材料供应商,”他说 ,“同时,我们也在探索职业经理人的模式,探索新的完善的管理体系。”

延伸产业链化解低端产能

就在记者采访前不久,马钢股份发布公告称,向其全资子公司法国瓦顿增资4000万欧元。2014年,马钢作价1300万欧元收购法国瓦顿公司,该公司为世界知名的四大高速铁路车轮、车轴等部件的生产商之一。

彼时这笔收购引起了巨大关注,其对于中国高速铁路部件国产化的意义被许多媒体讨论。但在全球钢铁生产在2015年步入下行通道后,这笔交易也被人诟病成马钢的“包袱”。

“我们收购它之后,运营情况一直不太好,和整个市场的相对低迷与法国本地的企业文化都有关系,”丁毅向记者表示,“今后我们要进一步强化本部和瓦顿的协同效应,尽早使瓦顿公司的产品进入中国高铁市场。”

他也向记者预计,通过一系列的运营管理,今年瓦顿公司的运营会有一定改善,“从时间点上看,我们希望2019年瓦顿公司实现盈利。”

过去,车轮被认为是马钢的一个重要产品,但丁毅告诉记者,目前马钢计划将这一产品培育成完整的产业链。“我们不仅造车轮,包括车轴、造车材等方面,我们也可以进行生产。”

今年3月,安徽省国资委提出,化解过剩产能仍是2017年“三煤一钢”企业的重要任务。省属三家煤炭企业要退出产能1665万吨,马钢集团要退出炼铁产能62万吨、炼钢产能64万吨。

“去年马钢主动退出炼铁产能62万吨、炼钢产能77万吨,圆满完成了去产能目标任务,”丁毅说,“今年一季度我们又退出了62万吨铁,计划三季度再退出64万吨钢。”

而到明年,按计划还将退出100万吨铁、128万吨钢,他预计这一关停计划或许也要提前。“效益差的、能耗高的、边际效益低的其实就应该关停,化解过剩产能实际上是对整个生产系统的再优化,关键是要把现有炉机的效率提升上去。”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2018年完成跨省区输电价格核定
下一篇:汽车库存系数连续5个月超警戒线